“人生易老天难老,岁岁重阳。”重阳节,又称“老人节”。有着尊老爱老传统的我国,以农历九月初 九作为祭祖敬老的日子,已有1900多年的历史。可是防范邪教的研究显示,老年人是邪教组织最易侵 害的群体,在一年一度重阳节来临之际,笔者特就老年朋友远离邪教进几言。   邪教将老年群体作为主要侵害目标,主要瞅住以下三个易钻的空子:    其一:易钻边远穷农村和愚昧老人的空子   邪教组织中普遍存在这样一种现象,就是其中的老年人边远贫困农村和文化素质不高者占比较 大。这是因为边远贫困农村经济落后,信息相对闭塞,使这些地区的人们、尤其是老年人,对邪教的 危害缺乏认知,给邪教以可乘之隙。   如凯风网《女大学生痴迷邪教两度离家出走》一文中“全能神”骨干“高富帅”以“基督教是国家允许 的”谎言和将传播“全能神”的光碟和书籍当作礼品,不仅使受害人马宁的父亲马永祥对其邪教宣传不 太在意,还让“高富帅”利用和女儿马宁走亲戚的机会,将邪教宣传品当作“礼物”送给亲戚,不少农民 甚至主动到马永祥家索要“高富帅”带来的邪教宣传品。   邪教组织还借边远贫困农村老年人中存在的封建迷信愚昧残余,以邪教教义及邪说愚弄群众,使 一些群众和老人把摆脱疾病及贫困寄托于“神保佑”、“消业祛病”、“祷告祛病”等,乃至陷入“奉献 款”、“慈惠粮”、“传福音”的泥潭,导致了许多悲剧。仅截止2000年初的统计,就有1500多名“法 轮功”痴迷者,因相信李洪志的“消业祛病”忌医拒药而亡,其中许多是老年人(人民网:《李洪志是如 何引人入套的》);“门徒会”主执陈世荣的老父从树上掉下造成大腿骨折,本经医院治疗即可痊愈, 可陈世荣却叫来众信徒为家父“祷告”,使老父因疼痛折磨加骨伤感染,高烧不退而亡(凯风网:《门 徒会头目“祷告治病”害死人三案例》)“门徒会”人员还以装神弄鬼、蚂蚁写字,白纸显字。玩符谶等 把戏和只要信神,“天国”就会打开“宝库”,信徒们就会得到“神”恩赐的“生命粮”和“生命水”,并能达 到有病治病、无病防病的目的等邪说,使包括老年人在内的多名无知和善良的农民成为“门徒会”信徒 (长江网《警惕邪教门徒会的骗局》)……   其二:易钻老人机能衰退的空子   人到老年生理机能逐渐衰退,导致反应迟钝,分析判断能力减弱,对邪教花样日益翻新的骗术往 往不易识别;尤其是老年人对自己的健康十分关注,但由于边远贫困地区人口散居、山高路远、行动 不便、经济困难和医疗条件等诸多限制,使不少老人希望以简单手段和少花钱或不花钱就能达到治病 强身的目的;加之老年人对家庭、社会的依赖程度与日俱增,而子女却因生计和工作,不得不远离老 人,使不少老人成为空巢老人,从而使这些老人易产生孤独感、不安全感。导致不少老年人易上“法 轮功” 、“全能砷”、“门徒会” 等邪教“强身健体”、“消业祛病”、“祷告治病”的当,有的甚至坠入“全 能砷”的“灵生活”和“广场舞” 等迷局以排谴孤独感。   其三:邪教易钻老人心地善良的空子   邪教及其头目借大部分老年朋友接触社会较少,对社会中很多复杂的现象知之不多,及心地善良 等,纷纷装出慈善的面孔,使出形形色色的花招,诱骗老年人上当,使有的老人碍于亲戚、朋友、老 乡、同事的面子加入邪教组织;有的老人被邪教人员的小恩小惠击中,怀着“感激”,“报恩”的心理误 入邪教贼船。   如深圳福田区某小学退休教师王某凤老人的郑州“老乡”孙某和自称“黄淑萍”、“张小军”等“全能 神”人员,借王某凤老人患子宫肌瘤之机,以花言巧语和伪善的面孔,不仅拉王某凤老人信了“全能 神”,还装出诚恳的样子,发出“肯定能得到神的保佑”等毒誓,骗王某凤老人前后把储蓄的20万元, 全部“奉献”给了“全能神”。直到病情恶化不得不手术摘除子宫,王某凤老人才说出了事情的真相。然 而,报警后,骗王老太的几个“姊妹”和“带领”都没有留真实姓名,姓孙的“老乡”也不见了踪影,使王 老太的救命钱难以追回来(中国反邪教网《“全能神”骗走了王老太的救命钱》)。   贵州省贞丰县珉谷镇“门徒会”成员胡钦将自己包装成“义工”竟混入县社会福利院,不仅向福利院 老人传播“门徒会”教义,还将黄光、张武两位孤寡老人骗入其邪教组织,并在老人房间贴上“门徒会” 标识。案件侦破后,老人们议论纷纷,大感惊讶:没想到一个平时看似慈眉善目、热心肠的人(指胡 钦)会是邪教成员(凯风网:《邪教成员假扮“义工”诱骗福利院老人入教》)。这样的事例不胜枚举。   据此,笔者特建言如下:   一是丰富警示教育挤压邪教生存蔓延空间   毋庸置疑,反邪教工作的长期性、复杂性和尖锐性,决定了反邪教警示宣传教育不仅不能放松, 而且要不断适应新形势、新变化,采取“现身说法”、“以案说法”等群众看得见、摸得着的手段和方 法。以提升人们辨别、防范邪教的能力,尽可能及时有效地促进误入邪教的人员摆脱邪教,同时营造 和谐、健康、文明的社会氛围,厚积反邪教的社会土壤,震慑、挤压邪教组织的生存蔓延空间。   当下,尤其是应摒弃部分反邪教工作人员中的盲目乐观情绪,及“只做不说” 的旧观念,毫不放 松对边远贫困农村倡导文明、破除迷信和反邪教的宣传教育工作,将反邪教融入农村干部教育、脱贫 攻坚、干部包扶、关爱老人、“三下乡”等工作之中,使国家的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的政策、法规及邪 教的特征、危害、诱骗伎俩等真正做到家喻户晓,人人皆知。   警示宣传教育还应注重丰富老人喜闻乐见的内容和特色,如荣获“全省无邪教创建示范县”的陕西 铜川市宜君县,在无邪教创建中开展以致富星、孝爱星、守法星、诚信星、新风星为主要内容的家庭 “和谐五星”创评为主要内容的创建活动,使评星挂牌,互促互比,争当“和谐五星”人,人人反对邪 教,成为全县的新风尚。该县还注重把反邪教创新与当地优秀的传统文化,与全省实施的文化反邪教 新战略相结合,充分发挥当地民俗文化馆、村史馆、反邪教警示教育室和传承数百年的社火等传统文 化的作用,创办起了“乡村大舞台”,“农民夜校”、“道德讲堂”等,把反邪教警示教育和农业技术培 训、法制教育、政策宣传、涉邪人员帮教等进行无缝衔接。既弘扬了传统美德,教育了群众,又使邪 教无可乘之隙(西部法制报:《宜君创新措施确保山城无邪》)。   二是建立健全防范邪教的长效机制   随着反邪教工作的不断深入,各地层层建立了反邪教工作目标责任制,志愿者队伍、邪教人员数 据库和重点防控对象数据库,实现防范办与公安机关数据共享机制等不少可借鉴的的长效机制;天 津、辽宁、湖北等省市在农村和社区建立“邻里关照”、“老年互助”,“反邪教中心户”等长效组织,开 展邻里相互照应,老人协作互助;陕西宜君县将反邪教和无邪教创建等纳入社会治安综合治理、平安 建设、精神文明创建之中,使村、社区的“五个一活动” 形成制度(即每年基层党支部召开一次反邪 教形势分析通报和工作部署专题会议,村、社区干部给群众宣讲一次反邪教知识,村组(社区)干 部、中心户长集中讨论一次反邪教工作,以行政村(社区)为单位组织观看一次反邪教图片(版)展 览,观看一次反邪教光盘),形成了“党委领导、政府负责、社会协同、公众参与”的反邪教格局等等。   三是做好实事,促使涉邪老人回归社会   众所周知,我国在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上,始终坚持坚决依法取缔邪教组织,防范和依法惩治极 少数邪教头目和骨干的邪教活动;对绝大多数受骗上当的群众,贯彻团结、教育、挽救的方针。   应族看到,涉邪老人中,绝大多数老人属受骗上当误入邪教,所以,在帮教工作中,应与包括老 人在内的涉邪人员真诚交流、实实在在的解决涉邪老人及其家庭的实际困难,让他们亲身体会到国家 政策的温暖,促使他们回归社会。   陕西宜君县太安镇石楼村75岁高龄的何某芳一家6口以前住在离村较远、人烟稀少的葡萄窝山 上,六间茅草房位于地质灾害点上,家里仅靠种植十几亩玉米,生活极度贫困。加之缺乏科学文化知 识,思想封闭落后,在上世纪90年代被邪教组织“门徒会”蛊惑,深陷其中不能自拔。   脱贫攻坚中,何某芳家不仅被纳入建档立卡贫困户,为改善其居住条件,镇村还将她家移民搬迁 的地址特意放在新村的中央位置,使其融入了邻里往来、亲朋互助的村民大家庭;镇村又积极组织协 调相关部门为何某芳一家落实合疗、大病保险、免费供药、医生上门服务的健康扶贫和养老保险、高 龄补贴、最低生活保障等社会保障政策。使老人一家不仅与邪教组织彻底决裂,并实现了脱贫。   该县还坚持鼓励引导帮扶对象大力发展果蔬、养殖等产业,并从技术培训、资金投入等方面给予 倾斜和照顾,使误入邪教歧途的群众从根子上与邪教决裂。如该县棋盘镇忠义村村民付某某曾因受 “门徒会”“躺着就能发财,信教就能治病”等邪说的诱骗误入歧途。镇、村,组干部不仅对他苦口婆心 的劝导,逢年过节还登门慰问;脱贫攻坚中又将其家依规纳入建档立卡贫困户,还为其解决了移民搬 迁住房1套;并通过“宜农股”分红、药材种植等扶持政策,让他家靠发展丹参产业脱贫。他发自肺病 地说:“是党和政府帮助我走出了邪教,过上了幸福的生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