众所周知,爱情,婚姻是庄严神圣的。爱情是经历苦苦追求两情相悦的结晶,而婚姻则是爱情的延 续,也是人类文明繁衍生息的基础。然而,邪教及其头目出于其反人类,反社会的目的,几乎均以独 一无二的“神” 或“主” 的化身,并散布种种违背人们共识、人伦道德和法律,意在破坏婚姻家庭的种 种邪说,酿成无数遗害社会的悲剧。这里不妨且列诸例。   “统一教”:“乱点鸳鸯谱” 的“指定婚配”   被文鲜明指定婚配、参加“统一教”集体婚礼的卡拉·琼斯,以她长达16年没有爱情的婚姻和终于 摆脱“统一教”,重新自主选择自己的爱情婚姻和幸福的“现身说法”( 见最近中国反邪教网《华盛顿邮 报:她20岁那年被统一教指定婚配》),再次敲响了“统一教” “指定婚配”的丧钟。   笔者此说并非空穴来风。据凯风网《日本女星樱田淳子参加合同婚姻深陷邪教30多年》的报道透 露,7000个左右居住在韩国的,丈夫为韩国人的日本“统一教”的韩国家庭中,很多日本女性无法克服 语言的困难,同时因向“统一教”捐献钱财,使得他们处在极其贫困的生活中,而受到来自丈夫家族的 虐待。在韩国还曾发生过“统一教”“指定婚配”的52岁日本女性杀害丈夫,2名人员死伤及53岁日本女 性自焚等事件。   “统一教”炮制者文鲜明,自封为“再临的基督”,歪曲、改造《圣经》 和基督教“三位一体”的信 仰,散布所谓人类的始祖亚当和夏娃没有结婚吃下了禁果,因此被上帝逐出了伊甸乐园。所以,人类 必须赎罪;要赎罪,就必须经过由他主持的结婚仪式,接受其“祝福”,才能获得净血而“重生” 。即 使入教前的婚姻,也必须由他重新“祝福” ,才能取得正式资格等邪说,而“统一教” 的“指定婚配” 中,许多人并非自由恋爱,有的甚至不曾谋面,就由文鲜明“乱点鸳鸯谱”指配跨国婚姻而成。还美其 名曰,通过这样的结婚方式,可以建立什么“理想家庭”,达到“血统的转变”,融合种族差异,最终有 利于世界和平云云。   然而,“指定婚配” 的倡导者文鲜明自己,就先后娶过4个妻子,离过3次婚,这一事实就戳破了 其“再临的基督” 的神话及“指定婚配” 的种种谎言(福音时报:《统一教集体婚礼折射其歪理邪说》)。   “全能神”: 丧尽人伦道德的骗婚、 “过灵床”   为了实现对成员的绝对控制,“全能神”要求新加入其组织和保管“祭物” 的成员,必须写“保证 书”,并赤裸裸地散布所谓信从“女基督”的人,不再有男女之别,可以同床共枕, “互通灵体”等谬论 邪说,使痴迷者中的许多年轻女性丧失起码的道德底线,不顾廉耻,置贞操尊严于脑后,心甘情愿地 沦为“全能神”发展成员的工具;或借“爱情”和“婚姻”之名,与拉拢对象“过灵床” ;有的“全能神” 人 员还以介绍对象和同居拉人下水,从而导致了许多悲剧。   震惊中外的山东招远“5.28” 血案制造者之一的张帆,虽毕业于中国传媒大学大专班,又考上中 国传媒大学本科。但经“全能神”洗脑后,却人格变异,灵魂扭曲,竟匪夷所思的置家庭道德与社会伦 理于度外,唆使父母离婚,给父亲张立冬找了个比自己还小6岁的“小情人”,不知廉耻地称他俩是“亚 当”和“夏娃” ,是“神”的创造和安排来做她的“新母亲” ,还撺掇父母把家里1000万元人民币奉献给 了“全能神”, 使她和家人最终成杀人恶魔,受到法律的惩罚。   又如大学毕业的马某,在“全能神” 人员“高富帅” 的诱骗下被“全能神” 俘获,不仅与“高富帅” 同居、丢掉工作,又为引诱他人加入“全能神”, 连她自己也不清楚和多少男人上过“灵床”,也说不 清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谁的,甚至被“全能神” 弃于家外的柴草垛。在被家人送到医院做完流产手术 的当天夜里,她又一次出走,至今未归(中国反邪教网《辽宁女大学生被网友骗入邪教 沦为邪教肉体 诱饵》)。   而为“全能神”“传福音” 弃家不归,导致婚姻破裂的案例更是举不胜举。如福建龙岩市武平县兰 某的妻子张某,参加“全能神”组织后,亲友多次规劝也拒不悔改,并于在公安机关对其实施抓捕时脱 逃,至今无法取得联系,长期未尽妻子及家庭义务,被当地法院判决准予兰某与张某离婚。(海峡导 报:《武平女误入“全能神”邪教组织 致婚姻破裂》)。   “法轮功“、“华藏宗门”: 荒淫无耻的“男女双修”   “法轮功”、“华藏宗门”及其头目有一个相同的邪说,就是“男女双修” 。   李洪志在不少场合散布了诸多“男女双修”邪说,如在其《转法轮》中说道:“男女双修的目的是要 采阴补阳、采阳补阴,互补互修,达到一种阴阳平衡的目的” ,李洪志也乐于此道。他曾在泰国出入 色情场所、洗“鸳鸯浴” 、接受色情服务;在北京与刘某偷情,还曾被老婆抓了个现行;出逃美国 后,他又打着修炼“大法”的名义,与不少女弟子尝试“男女双修”等等。   在李洪志的影响下,“法轮功”组织频频被曝出其骨干李冰儿(化名),带动驻马店及周边地市进 行“双修”“群修” ,还大搞什么“双修观摩交流” (凯风网:《“一册法轮功的“双修”淫乱图》);江苏 省丰县师寨镇马庄村的陈某荣,在打着算命幌子的“法轮功”人员诱骗下,为练“法轮功”不管不问家事 和农活,致无人管的五岁孩子重度烫伤后,不但和丈夫在医院大吵大骂,还以 “不让我练功,我就死 给你们看”威胁丈夫,直至在国家取缔“法轮功”后,与算命先生“双修”,最终因高血压停药后病情恶 化突发脑溢血而亡(凯风网:《“男女双修”的悲剧》);法轮功人员晓梅,与功友“双修” 后,自感 “肮脏的身体已经不配”,最终选择与丈夫离婚,使好端端的家庭解体(凯风网:《看法轮功如何残害 女性》);日本“法轮功”“天国乐团”团长纪江多次到一女“法轮功”人员家中整夜“研习大法”被纪江妻 子发现,吵闹至“法轮功”日本分部,并惊动法轮功高层。(凯风网:《日本法轮功头目爆出“双修”丑 闻》)……   自称“佛祖转世” 、“皇帝转生” 的“华藏宗门”头目吴泽衡,则鼓吹:“男女双修可以使人达到学 佛的最高境界”、“可以成佛”、“可以迅速提高修行”、“能增强法力”等等,并引诱、胁迫数十名女弟 子与其发生性关系,甚至连晚辈和幼女也不放过,还胁迫怀孕的女弟子多次堕胎和为女弟子购买高档 服、给堕胎费、封口费了事。使受害女弟子中,有的因此失去了生育能力,有的家庭婚姻破裂,有的 为他生下子女。其中婚生子女6人,非婚生子女至少6人。   “门徒会” :棒打鸳鸯的“神家婚办”   以门当户对为基础,以父母之言、媒妁之言为条件和途径的封建包办婚姻,早已被国人所抛弃,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》更明确规定禁止包办、买卖婚姻和其他干涉婚姻自由的行为。而“门徒会” 却公然抛出所谓的“神家婚办”。 鼓吹这是属于灵性高的人,或奉献给神“做工”的人才可举行的婚 礼。还规定,只有全家信“教”的,才配享有这种“神圣”的“婚姻” 。 “神家婚办” 还不允许自由恋 爱,结婚前也不允许男女双方握手、拥抱和亲吻;还要求信众不得与不信“门徒会”的“外邦人”通婚; 而且男女双方包括父母等人都必须同意对方出去为“神”做工,女人即使在怀孕生产头一天也要出去 “做工” ;生孩子一个月后,必须将孩子交给婆婆等人,继续出去“做工”,不可在自己家里吃饭,要 靠传“道”糊口等等。使许多情侣被强行拆散,导致了无数婚姻家庭悲剧:   家住陕西省安康市汉阴县蒲溪镇南窑村三组的杨某,因其父亲痴迷“门徒会” 白天外出“传福 音”,晚上与一伙“门徒会”人员来家里做“祷告”, 导致女朋友不堪骚扰与杨某分手,其她姑娘也不肯 嫁给杨某。后来,其父以为杨某找同是“门徒会” 人员的媳妇和“神家婚办” “规程”,将儿子拉进“门 徒会” ,还将其家作为本地“门徒会” 的聚会点。结果杨某的妻子在也在外出“传福音“、“做见证” 中 流产;杨某的父亲因一味迷信“祷告治病”,由感冒转成急性肺炎高烧痉挛过世后,杨某的妻子却携带 着国家补偿给杨某家的几万元房屋拆迁补偿款出走不归,使因风湿老毛病复发,引发坐骨神经痛,双 腿无法下地行走的杨某,陷入靠国家低保和村人照料的困境(凯风网:《我悄悄将痴迷门徒会的父亲 下葬》)。   山东沂水县的刘明,被迫接受了“门徒会”的“神家婚办”,与一个没有爱情、名叫张诺的“门徒会” 人员结了婚,结果不得不选择离婚(凯风网:《三赎基督毁我家庭》)。   内蒙古包头市15岁的小芳(化名),在 “门徒会”的亲戚“神家婚办”蒙蔽下,嫁给被她大10岁的 “门徒会” 人员,毁掉了姑娘一生幸福。(凯风网:《三赎基督安排15岁女孩教内婚配》)。这样的案 例不胜枚举。   以上种种证明,中外邪教意在破坏婚姻家庭的种种邪说, 是对人类文明的肆意践踏、其反人 类,反社会的本质和邪说,决定了其必定被人们所唾弃,并最终被扔进坟墓;作孽者也逃不脱被惩罚 的下场。